收藏 检索 信息报送
>>>更多重要通知
关于推报2015—2016年度全国青
关于评选2013—2015年度中央国
关于举办第六届中央国家机关篮
“中华魂”传统文化经典学习活
>>>更多重要文件
关于对2013—2015年度中央国家
关于第20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
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”申报
关于开展“守纪律、讲规矩、促
>>>更多工作简报
根在基层中国梦专刊
走进一线专刊
情况交流
青联通讯
>>>更多团刊浏览
《国资青年工作动态》2013年第
《国资青年工作动态》2013年第
>>>更多青春视频
致我们匆匆逝去的一年——审计
审计小小说1——晨跑

国家知识产权局:从“顶赞”龙舟队看如何更好地组织青年

发布时间:2014-07-08来源:作者:
近日,我局龙舟队组建伊始,就在第二届中央国家机关青年龙舟赛上杀入八强,局机关团委还以优异的组织工作获得“最佳组织奖”。现将赛事组织过程中的一些情况和思考整理编辑如下,供领导参考。并请各基层团组织思考借鉴:

一、背景介绍

何为“顶赞”?本次龙舟赛由中央国家机关团工委主办。为更好地动员广大青年关注赛事,团工委设置了参赛队风采展示环节,将各队风采展示在手机App软件“公大资讯”上。各部委青年可在手机上安装软件,进入本部委参赛队所在页面,点击“顶赞”,为本队加油助威。每部手机只能“顶赞”一次。

为何“顶赞”?根据赛事规则,“顶赞”数超500,本队比赛成绩可获5秒奖励;“顶赞”数排名前列,该队可获“最佳组织奖”。经多轮动员,我局龙舟队获得1400余个“顶赞”,在21个参赛队中排名第一,获比赛成绩5秒奖励和“最佳组织奖”。

二、动员过程

69正式比赛。529日至68日为“顶赞”时间。为做好“顶赞”工作,机关团委进行了系统部署,设专人负责,各级团干部广泛参与,采取丰富的动员形式,针对在京单位和京外审协、局内员工和亲朋好友等不同对象撰写说明模版,通过邮件、微信、二维码等方式连续广泛宣传。前后共有四轮动员:

第一轮为第一时间,通过邮件通知各团青组织,要求动员广大青年踊跃“顶赞”,此轮效果不佳,“顶赞”数不足100

第二轮为端午节期间,用手机微信扩大宣传,在微信群、朋友圈广泛转发,此轮初见成效,“顶赞”数突破300

第三轮63日至6日工作日期间,各级团青组织进一步动员,部分京外审协中心参与,“顶赞”数突破700,暂居第一;

第四轮67日至8日周末时间,各级团青组织进一步通过短信、微信、电话等方式,采取“一对一”、“面对面”等动员模式,动员更多同事和亲友参与“顶赞”,最终确保我局优势。

三、分析总结

“顶赞”事小,组织任重。回顾本次工作,一方面我们可以为“顶赞”数第一而欣慰;但另一方面,在青年人数超过8000的我局,仅有1400余个“顶赞”数,也说明了我们的动员方式、动员力量、动员效果都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虽然客观上存在动员时间短、软件安装难等困难,但我们可以透过“顶赞”龙舟队这一看似孤立的工作来分析当前组织、动员青年的问题和挑战。

 一是“信息爆炸”时代对青年的影响深远。互联网时代和新媒体条件下,纷繁芜杂的“碎片化”信息令人眼花缭乱,青年的兴趣点、关注点很多,往往较为书面的正式通知未必见效,生动、新颖的非正式信息很受欢迎;二是一般性的组织动员方式渐失效力。团青组织惯用会议、纸件、邮件等一般方式来组织动员,对于行政性工作和“硬任务”比较奏效。但本次“顶赞”不是“硬任务”,“点对面”、“不见面”的方式基本没有效果。而QQ群、微信群等新媒体群发方式,效果也不佳。反而是逐个微信推送、电话通知、当面宣传这种“点对点”、“面对面”的效果更佳;三是团青组织的吸引力有待增强。当前,我局青年职工办公地点比较分散。地理分布的“散”造成了团青组织吸引和凝聚青年的难度增大,面临“团青组织找不到青年、青年不愿找团青组织”的困难;四是青年的集体荣誉感有待激发。每个青年都希望局龙舟队获得好成绩,人人都有集体荣誉感。但关注程度不尽相同,客观上也有观望和“事不关己”的心理,有人认为“反正咱局人多,多我一票不多,少我一票不少”等,集体荣誉感需进一步激发。

四、思考建议

申长雨局长在局青年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,团青组织要从引领、组织、培养、服务青年等四个关键方面入手,更好地发挥自身作用。当前,我局已在所有具备条件的部门单位成立了团青组织,实现了组织全覆盖,但团青组织对青年的影响、吸引和凝聚仍有待增强。如果不能有效地组织青年,又怎能引领、培养、服务青年呢?为了更好地组织青年,我们有如下建议:

一是平台专业化和宣传新闻化。引入专业工具和机制充实宣传平台。以微信版《知识产权青年》为例,其上线以来已成为团青宣传新阵地,收效好、传播快,这样的新媒体平台应多发掘、深利用;在内容和形式上,应借鉴新闻宣传的时效性、多样性和生动性贴近青年,既报道成绩也关注热点,有严谨有活泼;二是组织微型化和工具智能化。互联网背景下,团青组织可尝试“化整为零”,建立树型层级组织,最小的组织可能只包含三五个青年,由原来三五个团干联络上百人,变为每个团干联络三五个组长,每个组长再联络三五个青年,依此类推。同时,利用好新媒体沟通工具,从而在组织和工具两方面得以按需实现“点对点”、“面对面”。三是资源多样化和信息互联化。目前,各基层团青组织传统项目活力不足、新资源获取难,青年找组织缺少动力。应建立部门共享机制、发掘局内差异化资源,搞活外部交流机制、拓展局外立体化资源,使团青组织资源丰富、可配,让青年自愿找组织。此外,青年的手机、座机、爱好等传统信息已不满足“微时代”团青组织与青年沟通的需要,对“微信、订阅、关注”等热点信息掌握好、运用好,已成为团青组织吸引青年和找到青年的关键,使组织找得到青年。四是参与人人化和贡献具体化。青年对于自己和身边同事参与的活动往往关注度更高,可以在组织精英选拔活动的同时举办一些“草根”展示活动,提高关注度、降低参与门槛。此外,要让青年切实感受到自己的贡献,如对个体贡献进行统计和展示,通过参与活动进行积分等;或在活动取得成效后以一定的形式反馈青年,使参与青年分享红利,如领取“微信红包”等,以提高青年参与度、激发集体荣誉感。